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第1章

作者:朱之月

综漫:从无上至尊开始的穿越之旅 作者:朱之月

琐罗亚斯德教中,恶神之母乃是一切罪恶与黑暗之源!

传说祂创造了『恶意』、『混乱』、『衰老』、『变节』、『虚弱』、『破坏』六大恶魔!

于箱庭得到‘恶神之母’灵格的西乡,成为了overlord中的‘无上至尊’;

看着身边的‘死之统治者’、‘空隙魔女’、‘提瓦特的魔神’、‘幻想乡的大妖’、‘dxd的恶魔’、‘魔神柱的创造者’等人;

西乡确信自己坐实了‘恶神’之名;

既然如此,他要声嘶力竭的喊出那句——上帝已死!

序章 第三永久机关

箱庭世界,地球,某座隐秘的实验室中——

“西乡博士,第三星辰粒子体实验已经准备完成,是否现在开始实验?”

一位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他满脸紧张的看向站在自己前方的那个留有胡须,同样穿着白大褂的年近三十的男子。

研究人员的眼中满是崇拜,而在他眼神的深处,还蕴藏着呼之欲出的狂热与兴奋。

那过于激烈的情感,甚至让他难以控制情绪,让呼吸都是急@促了起来。

西乡博士,其虽然年纪轻轻,却是世界知名的能源研究专家,渴望开发出新能源的使用,来改变人类的命运。

毕竟人类之间的战争就是资源的掠夺。

但是人类所能掌控的资源有限,为了能更多的分下这块蛋糕,自然就有人类之间的你争我夺。

而这份‘争夺’,带来的就是殺戮与战争。

理论上而言,想要改变人类这充满战争的历史与劣根性,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这块蛋糕做大。

开发新能源,就是这个时代的人类迫在眉睫的任务。

否则地球的资源终有枯竭之日,那也将是人类的灭亡之时。

西乡博士正是抱有这样改变人类命运的热忱之心与坚定信念,走在了这条不归路上。

然而新能源的开发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即使有国际大型组织的资金支持,这么多年来,西乡博士的研究依然没有任何眉目。

但是西乡博士的一项新发现,却足以改变整个人类史。

西乡博士的目光望向了离他不远处的那一个玻璃器皿中,他的神色中有着希冀,又有着犹豫与恐慌。

那个玻璃器皿里漂浮着的,是一道如星辰般美丽耀眼的丝线。

第三种星辰粒子体,就是这根美丽丝线的名字,也是西乡博士为其起的名。

这个物质,或者它可能根本就不是物质,反正以现如今的人类技术无法将其解析。

西乡博士是在无意中发现了这个东西。

虽然无法将其解析透彻,但在研究过程中也发现了其内部所蕴含的‘无限能量’。

在有了这个发现后,西乡博士惊喜莫名,只以为这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最伟大馈赠。

若是能将这‘星辰粒子体’进行量产,或者是发现其更多的存在,岂不就可以用另类的方法,完成人类对能源的无限需求?

只可惜,西乡博士再也没有找到过‘星辰粒子体’的存在。

其不是人造之物,更不是神造之物,西乡博士甚至荒诞的认为,这‘星辰粒子体’乃是秉天理而生。

面前的这三份星辰粒子体就是一切的『原典』,也是这世间仅有的三份。

就算无法发现更多的‘星辰粒子体’,研究也不能停下。

以西乡博士为首的研究团体,在这个隐秘实验室中就此对这三份『原典』开始了研究。

但研究的结果并不理想,人类所能利用的一切技术都无法作用在这‘星辰粒子体’上。

在经过不知多少次的小心试验后,最终研究团队发现,这‘星辰粒子体’仅仅是对人类有所反应。

而且也只是对极少数的人类有反应。

如果无法将其进行应用,那么就算‘星辰粒子体’蕴藏着无限的能量也没有多少意义。

在用遍了一切研究方法都不管用的现在,西乡博士最终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

既然它只对人类有所反应,那就将其注入人类体内,直接进行人体试验!

这是完全违背人理的决定,尤其是第一位实验者,因为没有任何实验数据,甚至就连成功的结果与概率都无法去计算。

但即使如此,为了‘拯救’人类的未来与大业,西乡博士依然下定了决心。

就在研究室中另一个与‘星辰粒子体’相连的器皿中,里面有着一个还没长大的婴孩。

西乡博士看向那个婴孩的目光中闪过不忍,因那个孩子正是他的长子。

倒也不是西乡博士大义凛然到不去牺牲别人,而是拿自己的孩子作为试验对象。

仅仅只是他的两个孩子,就是对‘星辰粒子体’适应率最大的两人。

在这种情况下,他的长子自然也就成为了第一实验对象。

可能是于心不忍,又或者是恐慌与害怕,西乡博士收回视线。

他顾左右而言他,仿若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转移注意力,对着身旁的妻子喋喋不休的道:

“……在热力学第一定律问世后,人们认识到能量是不能被凭空制造出来的。”

“于是有人提出设计一类装置,从海洋、大气、乃至于宇宙中吸取热能,并将这热能作为驱动永动机转动与共输出的源头。”

“……这就是第二类永动机!”

“但在德意志人鲁道夫.克劳修斯与不列颠人开尔文研究了卡诺循环和热力学第一定律后,提出了热力学第二定律。”

“……这一定律的问世,彻底的对第二类永动机宣判了死刑!”

西乡博士深深的吸了口气,他继续道:“……1871年不列颠物理学家詹姆斯.麦克斯韦又是提出了‘麦克斯韦妖’这一假想之妖。”

“……而麦克斯韦妖的出现,就是为了违反热力学第二定律的可能性而设想的。”

“不过在1981年,班尼特的论文中指出,麦克斯韦妖控制‘门’使分子从一格进入另一格中的耗散过程,并不是发生在衡量过程中。”

“……这就让麦克斯韦妖变成了悖论,从而否决了这个理论。”

西乡博士握紧了拳头,他徒然大声道:“……但是‘星辰粒子体’不同,它拥有着我们现今人类无法理解的物理特征。”

“……其能真正的完成‘永动机’的可能,以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跨越‘热力学第二定律’!”

“所以我将其命名为‘第三星辰粒子体’,而若是能以其完成永动机,将是‘第三类永动机’,也即是‘第三永久机关’!”

“……这将是人类历史中从未有过的功绩与伟业!”

在用着执着与狂热的语气说完这一番话后,西乡博士整个人又是颓然下来。

站在他身旁的西乡夫人流着泪,握紧了丈夫的手,只是轻轻摇头。

最终,西乡博士深吸口气,下达命令道:“……实验开始!”

“是,所长!”

研究人员听到命令,按下了控制台上的一个按钮。

实验早就设定好了程序,所需要的步骤也仅仅只是按一下按钮而以。

随着机械的运转,器皿中的‘星辰粒子体’就这样在众多人或狂热,或是不忍的目光注视下,注入了那个孩子的体内。

“实验体特征怎么样?”

西乡博士紧张的大声问道。

“体征一切正常,‘星辰粒子体’正在与‘长子’进行融合,融合过程非常顺利。”

西乡博士听到研究人员的报告,他稍稍的松了口气。

但就在这时,那位研究人员的声音一下子变的紧张起来,惊呼道:“……糟糕,数据出现错误,错误原因未知!”

随着那研究人员的话音落下,在众目睽睽下,位于器皿中的婴孩身体,竟然就这样寸寸龟裂,化为了一片不可思议的星光消失。

见到这一幕,西乡夫人终于是瘫倒在地上,大哭出声。

西乡博士脸色惨白,他摇晃了一下身躯,对着研究人员有气无力的说道:“……将实验的重要数据保存好。”

说完这句话,他蹲下身子,犹豫了半晌,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苦涩道:“……我们还有十六夜。”.

第一章 恶神之母

西乡现在是完全懵逼的。

作为曾经生长在那古老国度的一位普通人,他在自己也不知情的情况下,穿越到了这个似是而非的地球中,并且成为了一名婴儿。

原本的西乡就叫西乡,姓西名乡。

就算是在那古老的国度里,这也已经是一个颇为罕见的姓氏。

按照西乡曾经的父母所言,他家祖上本姓张,是明孝宗张皇后的亲戚。

因为仗着皇亲国戚的身份,一贯仗势欺人、横行乡里。

在张皇后死后,被老朱家下令问斩,子孙四处逃跑,最终按照逃跑的方向衍生出了东南西北这四个姓氏。

西乡对自家祖上的阔绰没有兴趣,况且他家祖上好像也没有阔绰过,除了张皇后这个亲戚外,本质上是‘罪人之后’。

西乡也看过许多穿越小说,对穿越这事见怪不怪。

唯一让他与一些穿越者们不同的是,他对穿越并没有感到兴奋,反而颇为不爽。

原本的西乡也算是个成功人士,不到三十岁的他小有成就,靠着自己买车买房,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的同龄人。

而穿越后的这个地球似是而非,谁又知道自己脑海中的那些记忆,在这个不同时空的地球里是否还有用。

过去这么多年辛苦努力的成果付诸东流,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不管是谁都会为之不爽。

稍微让人庆幸的是,重活一世就相当于多活了二十多年,这也算是最大的安慰了。

不过这种不爽的情绪很快就是消失,当西乡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真面目后,震惊与振奋的情感占据了他身心的一切。

这个世界,竟然是‘问题儿童’的世界!

曾经的西乡也是个喜欢看动漫的‘二次元’,不过在事业繁忙后,就渐渐的对这些不再感兴趣。

他看过的动漫都是古早的那一批作品,对于新番之类的就不甚了了。

‘问题儿童’恰好是他看过的作品之一。

虽说只看过动漫,对整个故事的发展并不是完全了解,但基础的世界观与设定他还是清楚的。

最起码,西乡知道这部作品的主角是谁,那就是他那愚蠢的弟弟——西乡十六夜!

在这个有神有佛,有仙有圣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千姿百态,生活也自当瑰丽多姿。

最起码在知道了自己那弟弟就是主角后,西乡就完全是抱着摸鱼躺平的心态。

不管怎么说,自己这辈子应该会活的比上一世精彩一些。

若是还能获得一些超越凡理的能力,那更是上辈子难以想象与梦寐以求的存在。

至于出人头地什么的,西乡几乎没怎么想过。

只有穿越过后他才清楚,这满是修罗神佛的世界有多么的危险。

想必只要智商正常的人,来到这种世界后,当你发现自己是一个普通人时,第一个想法绝对是怎样活下去。

所以躺平摸鱼没什么不好,反正作为普通人的他,也管不了那些修罗神佛的事。

但这一切,都在那‘星辰粒子体’的实验中烟消云散。

当那璀璨的星辰之丝注入到西乡的身体中时,足以撕裂灵魂与肉体的痛苦席卷了他的一切。

当即西乡就是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但是西乡知道自己并没有死,而是来到了这一片诡异莫名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