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情人节,我的情人竟是九尾妖狐苏妲己 第54章

作者:麻花一哥

刹那之间,如同天门大开,这天门当中有一位绝世剑仙下凡-!

然后这身影一步步走向陈川,和陈川合二为一。

陈川,仿佛就化作了那绝世剑仙。

在他脚下,出现了一道如同磨盘般大笑的阴阳阵图!

轰!!!

倏然间,一道长达近百丈的金色剑虹出现,如同一道灭世劫雷般,一路横推蔓延,瞬间划破了长空!

咔嚓咔嚓!!!

在这一刻,百里苍穹,皆是画出如同镜子摔砸在地,镜面粉碎的声音!

整片天空,就宛如一块白布,被人用刀子划开了口子般,将这片天空分海而过,化作两边,犹如阴阳!

撕拉!

天。…裂了!

刹那间,京城的所有节气士,在这一刻,俱是心脏被狠狠揪紧,猛地抬头,骇然看向天空!

那巡镇司的齐佩甲,更是一步跨出,先是看向陈川所在的府邸,然后猛地抬头看向九天!

隐隐约约的,他看到一个身影立于九天云层之上,身姿飘渺,脚踏阴阳阵图,如同绝世剑仙。

在这身姿前,无尽长空被这一剑撕裂成两半!

“这……是陈川?”

齐佩甲眼中涌起匪夷所思之色。

在这一剑之下,齐佩甲只感觉这一剑的威力,已经足以斩杀低段位的掌道使。

在这一剑之下,他甚至精神恍惚,仿佛看到了当年尚还年轻气盛的罗天道。

这一剑,与罗天道当年昆仑月下开天门,有着同样的意境。

甚至还要更强!

“陈川这家伙……将来或许真的能将人族,带到一个新的地步。”齐佩甲笑了。

他们这一代人,已经没有太大盼头了。

人族的未来,将来必然是交给陈川他们。

“罗天道,这次的确收了个好徒弟。”齐佩甲感慨。

云层之上。

别说京城的节气使震撼了,就连陈川自己,都瞪大了眼睛,表情有些呆滞。

他时而看看前方被劈成两半的近百丈长空,时而低头看看手中的龙游剑。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施展被称作道宝的龙游剑。

怪不得为什么罗天道将这柄龙游剑交给他,无数人眼红了。

现在他理解了。

“这柄剑,好强!这剑招,好强!总结下来,就是我。……。好强!”陈川咽了咽唾沫。

这一剑,远远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那种感觉,就像是从异能高武位面,一下跳到玄幻仙侠位面一样,令他都目瞪口呆。

这一剑的强大,不仅仅来自百倍暴击之后的剑招划阴阳,同样也来自于这游龙剑的力量!“就是消耗大了一点。”陈川有些遗憾。

这一剑的力量,几乎将他体内所有祈力抽空。

“这一招,只能当作压箱底的绝招能使用,若是一剑斩杀不了对方,那么只怕被杀的就是我。”陈川眸光闪烁了一下。

接着陈川一步从虚空中坠下。

他右手一翻,天药王给他的那枚白色丹丸出现在他手中。

事后根据罗天道的说法,这枚由一名掌道使炼化而成的丹丸,里面蕴含着一名掌道使的所有感悟和祈力,乃是大补之物。

不过不太建议陈川现在服用,陈川最近提升的太快了,一路从b级提升到ss级,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

这时候他需要的不是提升修为,而是巩固一下基础。

想了想,陈川将这枚丹丸收好。

万丈高楼平地起,有些时候,修为提升太快,反而过犹不及。“明日,就是四大家族发往深渊战场的时候吧?”陈川想到这里,双眸当中闪过一抹凌厉杀机。0.。。。求鲜花。斩草,要除根!

尽管四大家族的人,一旦进了奴役营,几乎不可能再活着出来。

但凡事就怕个万一对不对?

陈川不想给自己留下半点后患!

深渊历100年,腊月二十。

天空开始飘起了鹅毛大雪。

整个京城一片白雪皑皑,走在街上的路人,穿着厚棉袄,围着围巾,随意用力呼吸一下,鼻子里都是冰渣子。

寒风刮的人脸上生疼,走在马路上,雪已经淹过膝盖。

家家户户生起了火炉子,尤其是一些店铺门面门口,拿大铁锅生个火炉子,里面放些炭木柴禾,烧的噼啪作响,火星子飞溅。

……0一辆长长的马车队,在巡镇司明部人员的羁押下,缓缓驶出京城。

路边有围观的路人见到,皆是不屑的‘呸’上一声,吐口口水。

沈家的囚车在最前面,沈老太君和沈阳等人,被特殊材料制成的一根根铁链五花大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渐渐的,这列车队彻底驶出了京城。

一条官道的雨林旁。

一棵参天大树上,一名身穿宽大黑袍,腰间佩剑,脸上带着鬼脸面具的身影,正站在一根粗壮树枝上。

一片片鹅毛大雪,漂在他身上,让他眉毛都结起淡淡的冰霜。

然而这人没有半点异动,双目极为平静的透过雨林,看着逐渐从远处驶来的押送车队。

他是陈川。

他已经来此很久了,为了隐藏身形气息,他甚至开启了九尾仙人态,并且在龙游剑上,封上了一层薄薄的青釉。

马车车轮在雪地上,留下长长的车锢痕迹,发出细微的嘎吱嘎吱声。“上路吧。”陈川淡淡摇头。

下一刻。

陈川脚步一踏,一步出现在了官道上。

漫天风雪当中,陈川盘膝而坐,静静等待着车队的到来。

……

【新的一个月开始,跪求月票!!!大家手里的月票,可以投给作者菌了,跪求自订、鲜花,一切支持。】口。

第75章 赶尽杀绝!送你们上路!【第四更!跪求订阅!】

押送四大家族叛逆的马车,缓缓向前。

负责羁押的几名明部成员,一边闲聊,一边喝着热酒。

“来,老魏,喝口酒,暖暖身子。”一名戴着貂帽的明部成员,先是自己饮了口黄酒,满足的‘啧’的一声,随后将手中的酒壶,递给旁边一个络腮胡大汉。那络腮胡大汉接过酒饮下之后,叹了口气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三天两头的往外边跑,都没时间修炼了。”那戴貂帽的笑道:“那可还不急的很,什么时候乱神教被灭了,我们什么时候就能歇停了。”“哎,我和我老婆都一个月没亲热了,再这样下去,我老婆都不知道变成谁老婆了!”

那络腮胡大汉烦闷的说了一句,随手似想起了什么,随手拿起鞭子,便起身“七一零”对着身后囚车里的沈阳等人一顿猛抽。“妈的,就是你们这群渣滓!要不然老子也不会现在还要上前线!”

一鞭子又一鞭子抽在身上,沈阳披头散发,死死咬着牙齿,布满血丝的双眸当中,透出滔天的怨毒和愤怒!

陈川!!!

都是因为陈川,他们沈家才会家破人亡!

他沈阳才会落到这个地步!

若不是陈川,就凭这两个小小的明部成员,也敢这般欺辱他?!!“陈川!!我一定会从深渊战场活下来的!!”

“到时候,我要你家破人亡!我要将你抽筋剥皮,感受到我今日百倍的痛苦!!!”沈阳在心里咆哮。

而那络腮胡大汉则是眼睛一眯道:“诶哟?你这小子看样子还不服气?老子平生最恨的就是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人族汉奸,看老子今天不抽死你!”络腮胡大汉撸起袖子,正准备好好收拾一顿沈阳。“老魏,等等!你快看,前面是不是有人?”

就在这时,身旁的貂帽明部成员,赶忙拍了拍络腮胡大汉。

络腮胡大汉眉头一皱,回过头往前看去。

只见官道视野尽头。

漫天风雪当中,一名脸戴青铜鬼脸面具,身穿宽大黑袍,头戴兜帽的身影,盘膝而坐。

这道身影双眼缓缓睁开,露出一双妖冶猩红的眸子。

刹那间,两人警惕心大起。

下一刻。

两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先前还在官道尽头的黑袍身影,已经如同缩地成寸般,出现在了这车队前。刹那间,这两名明部成员瞳孔狂缩,接着声音一沉道:“阁下是何人?官家行事,还请速速让开!”而沈阳等人,则是脸色瞬间狂喜,看向陈川。

莫非是乱神教的人来救他们了?陈川声音嘶哑道:“本座不管你们是谁行事,今日这囚车里的人,我要他们的命。”“你们不想死,就往旁边站。”

那两名明部成员闻言,脸色稍稍缓和了一点。

看来不是乱神教的人,那倒还算好。

不过想想也是,这四大家族称霸京城这么久,行事嚣张跋扈,欺良霸善,仇家必然不少。

想来这黑袍人,就是这四大家族的仇家了。“阁下,他们有罪,我们巡镇司自会制裁…。”

那头戴貂帽的正要说话,老魏却是扯了扯他的衣服,朝着貂帽明部成员摇了摇头。

戴貂帽的闻言一怔,疑惑的看向自己这位同伴。

只见老魏低声道:“我们管这么多干什么?这些人俱是一些罪该万死的人族叛逆,反正送到前线战场去也是送死,还不如让这人杀了,我们也能省事,回去直接打个报告就行。”貂帽明部成员还有些犹豫。

只见这老魏继续道:“喂,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你难道为了这些人渣,还想白白赔掉自己性命?”“这……那好吧。”

貂帽明部成员这才被说动。

几人缓缓退到一边。

陈川眼中闪过一抹满意之色,这样也好,省的他动手将这群明部成员打晕了。

下一刻,陈川看向为首的沈阳和沈老太君等人。

沈阳只以为陈川之前的话是哄骗明部成员的托辞,顿时脸色狂喜道:“这位大人,您是来救我们的嘛?”

其他沈家人和三大家族的人,也是恭恭敬敬的朝着陈川行礼,面带期待的看着陈川。

所有人心中都很激动0……

还好还好,乱神教的人来救他们了!

在一众期待的目光中。

陈川摇了摇头,淡淡开口说道:“不,我是来送你们上路的人。”此言一落,沈阳等人顿时脸色一僵。

“你……”

他还想说话。

陈川已经右手,缓缓拔出了腰间的游龙剑。

游龙剑上,封着一层淡淡的青釉。“死!”

陈川吐出一个字,一剑斩落!

轰!!!

五分钟后。

一丝丝鲜血,从尸体上流出,将满血白雪,染成了殷红色。

沈阳跪在地上,眼睛瞪得滚圆,双手往前做虚空拉扯状,似乎想抓住什么。

在他胸口,一个窟窿贯穿,湮灭了他的生机。

锵!

陈川收剑入鞘,拉低头上兜帽帽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