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情人节,我的情人竟是九尾妖狐苏妲己 第255章

作者:麻花一哥

甚至使清虚宗的掌门此刻也是瞳孔狠狠收缩,看向远处天边。

那些众多弟子也好,长老也罢,纷纷抬头,顾不得身上的伤势,看向天边尽头。

因为这一声售后,几乎所有人族修仙者都知道来自何方。

“哈哈哈,没想到能在这种地方看到如此品级的丹药,也不枉老夫此行了々!”

紧接着就听一道爽朗的声音,从天际尽头传来,紧接着就看到一头浑身上下长满了紫色毛发背后生出了6对巨大翅膀。

似虎非虎,似牛非牛的恐怖,巨大妖兽从天而降。

在这妖兽的背上正站着一个白发老者,这老人出现之后更是气压万古。

让周围众多弟子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喘,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身份。“晚辈清虚宗长们见过圣主大人!”

清虚宗的掌门连忙站起,弯腰,向着这老者恭敬一拜。

那些围观的弟子无论是否来自清虚宗是否是散修或者炼丹师在看到这老者时,都一个个强忍着身上的伤势,纷纷起身,朝着这老者深深一拜。“晚辈见过圣主大人!”

这老者正是人族当中实力数一数二的巅峰,老怪圣主。

乃是三大圣地之一的老怪。

平时没什么爱好,却唯独喜欢炼丹,更是喜欢能够炼出好丹药的人。

甚至因为这性格已经几乎是传遍了整个人组,有些人为了讨好他专门去收罗一些好的丹师送给对方。

而平时像这种大人物是根本不可能会来到这种小地方的。

今日突然到来,让清虚宗的弟子以及掌门等人都是呼吸急促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不要来这些虚的刚才,老夫可是闻到了一颗好的丹药,快把他交出来,练出这丹药的丹师,老夫要收他为徒!”众人一愣,闻听老者这话纷纷反映了过来,几乎下意识的看向了会场当中的张虎。

因为长老等人吓着没反应过来,也没来得及去给圣主解释。

正主便大咧咧的走下了那巨型妖兽来到了张虎身前一把,拿过了张虎刚才练过的丹药,放在鼻尖闻了一下。

张虎此刻心跳加速,看着这个传说当中的大人,我满是期待以为是自己的丹药被看中了,甚至已经想好之后鲤鱼跃龙门的时候要该如何如何了。

甚至周围那些弟子也都纷纷以为这老者是被张虎的丹药给吸引过来的,毕竟在场炼丹的一共有两个,一个是张虎,另一个就是那黑不溜秋和泥丸一样的东西。

他们用脚趾头想也能知道,肯定是张虎被看中了。

然而就在众人的期待当中,就在张虎的呼吸急促里那圣主老者,却是猛的眉头一皱。

一把将这丹药给扔向了地面,狠狠的踩了一脚(诺诺的)怒声说道变。“]该死的狗东西,这丹药是你练的吗?”

胡哪见过这种气势,吓得是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哆哆嗦嗦的点点头。

“哼!原来炼丹之时将药效的一部分都给逼的丹药表面,用这种哗众取宠的方式让丹药看起来很是丹香四溢,但实际上这种练法丹药的药效已经流失了大半,这是狗屁不通,是在侮辱丹药!”

“而且不单是你,能够被这种表面的东西轻易迷惑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是一群庸俗之辈!”圣主老者言辞犀利,直接点破了张虎丹药里的猫腻儿。

听的周围那些原本陶醉于丹霄的弟子,纷纷是一脸恍然大悟。

随之而来,就是一阵羞愧,他们好像刚才也是被这种外表迷惑了。

和这张虎属于同一类人。。

第483章 脸都打肿了

听着这圣主的话已经是一个个羞愧的头都抬不起来了,觉得丢人。

筷子不知是谁第1个开口辱骂。

是为那些感到被羞辱的弟子,一个个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觉得这张虎真是一个小人,卑鄙小人居然用这种方法蒙骗于我们,真是该死!”“我滚下去你不被成为丹师!”一连串的辱骂封口直接倒向了张虎。

从刚才的夸奖和赞扬到现在人人唾弃。

而且,这些心灵上的侮辱还不算什么。

面对老者的怒吼,张虎首当其冲,直接用肉身扛住了一个圣主强者的全身怒火。

顿时这张虎猛的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平台之上,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坑。

他整个人都镶嵌了进去,抠都抠不下来。

不过却并没有死,仍旧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从刚才的人生巅峰到现在的众人唾弃他,只用了不到几个呼吸,这种大起大落让他羞于见人,哪怕没死也不愿意再站起来了。990而这时圣主老者似乎反映了过来,扭头看向了,在旁边一直表情平淡,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丝心理波澜的陈川身上。

而且因为多年接触好丹药的经历,让他一眼就看到了陈川手中那颗灰不溜秋的泥丸子。

“这!要外表不行,可却气息内敛,甚至用了十几种药草炼制出来,居然一丝药香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这丹药已经被练废是一颗真正的低丸子,要么是气息内敛达到了十品!”

圣主老者说话时声音根本毫不加掩饰,让周围的弟子也都听见了,尤其是张虎,他难以置信地强行挺起了头,看了一眼陈川手中的泥丸子。

似乎根本不信这种东西会比他的丹药好。

而此时,主老者已经上前几步,一把接过了陈川的丹药,放在鼻尖,仔细打量又轻轻的刮下了一层丹药的粉末,放入口中尝了尝。

半晌之后,他的脸色渐渐的,由阴转晴哈哈大笑。

(aidj)“没错,这才是传说当中的十品,能够把一个丹药压缩成这个模样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居然还能够完全封锁住,要笑这种程度,哪怕是老夫养的那几个大师级别,炼丹师也做不到啊!”

老者一边夸奖一边靠近陈川,拍了拍陈川的肩膀。

“小子,你的炼丹技术值得肯定,现在老夫给你一个机会,拜我为师,从此之后便是人中龙凤!”

“在我的门派里没人敢动你什么,并且可以娶到你,让你在半年时间,突破到如今是比你百倍的修为!”老者抛出了一连串的条件,听着掌门都呼吸急促了。

而面对如此多诱人条件的陈川却是淡淡摇了摇头。

“前辈的台爱,晚辈心意领了,不过前辈想必也从晚辈的丹药里看出了我的道!”陈川说到这里上前一步声音朗朗。

“我的炼丹之道正如这丹药一样,看起来平淡无奇,可却把一切都隐藏在心中,善待名利,只追求炼丹大道,如果真的追随了前辈,那么晚辈的炼丹也就废了,前辈不要为难我呀!”

陈川这话是经过思索说出来的。

可以说是十分漂亮听的老者,整个人都呼吸急促了。

半晌后有些惭愧的点了点头。

“你说的没错,真正的炼丹大师根本不在乎外界人的看法,哪怕能够练出最好的丹药,却也要装作是最普通的,根本不在意评价和赞赏,是老夫唐突了这位大师,从此之后你的威名便由老夫帮你传扬,并且老夫尽管没有资格收你成为弟子,但是却不妨碍老夫认可你,这令牌上有老夫的三道气息,可以让老夫帮你出手三次!”

说着老者,拿出了一块金色令牌交给了陈川,随即便一甩一袖,骑着那头巨大妖兽扬长而去。

唯独留下一脸平淡的陈川和,因为经历过大起大落,一脸懵逼的张虎。

以及周围那些脸都快被打肿的弟子。

而空气就这样尴尬的凝固了几秒,办上之后弟子群当中才进发出了一阵滔天的欢呼。

“陈川大师,是,我刚才有眼无珠,没看懂你的淡薄名利啊,这种分明能够练出最好的丹药却不对外宣称,甚至面对刚才我们有眼无珠的侮辱时,却根本无动于衷的心境,才是我们心目中的大师啊!”

“没错和那个什么狗屁江湖,根本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从此之后,心烦就是我心中的偶像,谁敢侮辱他?我肯定要和他拼命!”“快快快,谁赶紧打我两巴掌,我刚才居然觉得陈川大师是假的,真是该打该打呀!”

几乎是刹那间渔轮的风口,瞬间360度的扭转重,刚才对陈川的百般嘲讽到现在几乎是一呼百应,所有人哪怕是掌门和长老再看看陈川时,都露出了由衷的敬佩。

这些人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不懂炼丹的,对刚才老者所言的两种丹药的差距也看的不是太过明白,不过单单是陈川那种心境。

分明是炼丹大师但却淡泊名利的模样,让众人敬佩。

就连趴在地上,尴尬的,不想抬头的张虎,也是心中不由的感慨。

这陈川和自己相比是真的,一个天一个地,自己刚才居然还想要去挑战一个大师,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此刻的张虎十分后悔,恨不得再往下钻一点。

可以想象之后,他在门派里的地位可以说和那垃圾桶都要持平了。

张虎都打算好了,等这件事情风头一过就直接卷铺盖走人,不在这门派里呆下去了,因为他没那个脸啊。

就这样这一场别开生面的炼丹大会就此结束。

心烦彻底成为了众人口中的一段佳话。

这场比赛的细节甚至被一些人从开始记录到了结尾,以画面的方式贩卖到了各个访视和门派里。

让陈川这个淡泊名利的丹药大师成为了各个门派弟子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是无论是任何弟子,任何门派,在说到陈川之时,却都是带着崇敬。。

第484章 天骄大会

之间陈川成了整个人族修仙界,最炙手可热的人物的人物。

几乎无论是大门派还是小的宗门,都想蹭一蹭陈川的热度。

有的人甚至不惜代价花了比丹药价值翻了数10倍的代价,要让陈川为他们炼丹。

刚开始的时候,陈川在掌门的要求之下,也勉为其难的帮助别人练了几次。

而且几乎每次都练到了10品。

为此门派也借助这些丹药的名号,赚的是盆满钵满,不过后来林寒便以自己要修炼为理由将这些事情全部推脱了。

毕竟他是来做奸细的,不是来这里赚钱的。

而且他的炼丹之道总感觉达到了瓶颈,想要再次突破,可能需要某个契机。

而如今的陈川身份地位和之前都不同,他已经不再是个弟子,而是他们清虚宗的门面,如果陈川不愿意,掌门也不敢多说什么,最终只能让陈川在门派当中休息。

而实际上在这一段时间里,陈川也在钻研着自己的炼丹之法。

毕竟他学习炼丹一方面也是为了帮助自己,他在想有没有办法炼制出一些对现在的自己修为之上-有帮助的丹药。

如今的他修为已经卡在了四十段。

尽管这个境界几乎算得上是一方老祖的地步。

但在妖族和人族的大战中,仍旧是不起眼。

无法左右战场的格局。

为了日后将武则天等人安全地接到这一个世界,他需要不断变强。

因此,他要炼制一些能够帮助自己道外法则的特殊体质,都能够轻松炼化的法律,以便快速推进修为。

为了这件事,陈川每次帮助别人炼丹时,都会多要几分素材。

从里面克扣一点,外加记下单方。

久而久之,陈川这里积累的丹方,和材料,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数字。

如今的陈川把这些材料和单方重新打乱和编制,能够打造出一个独属于他陈川的丹药。

他的身体是道外法则,无法和正常人那样修炼,提升修为,只能吞噬丹药或者击杀敌人。

以这种另类的方式进行提升,而如果陈川真的能够从炼丹这上面突破之后,光凭借炼丹就可以再次让他多一条路。

日后如果到了某些不能杀人的地方,也好通过自己亲手炼制的丹药来提升修为。

就这样,陈川开始的苦心钻研也正是在陈川这里名头彻底,在人族这边打响之时,在妖族那边修罗神殿内部。

陈川当年留下的那一句分身,已经尽职尽责的为陈川在这里应付了很长时间,青牛老祖等人因为尊敬陈川。

也并没有打扰陈川表示在修炼他们,也只是会送一些必要的东西,而不会去把陈川叫出来。

为了保险起见,陈川也会抽空从人族那里将本体调换回去,两者之间互换一下位置。

也正是这种谨慎的态度,让陈川几乎没有出现一丝一毫的失误,两边他都扮演得十分完美。

可这一天,青牛老祖忽然送了一封信,到了陈川闭关之地。

陈川打开之后,赫然发现信件上的字不多,只有一句话。

根据可靠消息,人族数百年一次的天骄选拔即将开始,这一次估计是人族为了备战会更加严格,你到时候去击杀天骄第1名!挫败他们的士气。

当陈川的分身看到这句话时,他的本体在人族那边却并没有得到这个消息,在感慨妖族信息网络强大之时,他也在疑惑。

人族这个时候搞天骄选拔,肯定是在为之后的大战做准备,这一次的选拔恐怕是直接选出了未来对战当中的少年先锋。

而他自己如今在整个人族里不说是声名显赫,但是在炼丹一脉上也算得上是大师级别,他恐怕也有这个机会去参加这一场天骄比赛,如果到时候自己拿下了第1名,那岂不是自己杀自己了。

心中闪过这个莫名其妙的想法之后,陈川便很快摇了摇头,在妖族那边控制分身,同意了这信封之后,他的本体也开始了加快丹药的研究。

因为他已经预感到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乱世就会展开,而他也需要提前做好准备,果不其然,在妖族分身那里收到消息,不久之后他这里也收到了消息。0.。。。。。。求鲜花。。。0内容和刚才的信封里大差不差,是人族开始选拔天骄了,而且这一场选拔赛是所有人族所有门派都可以参加,并且供整个人族同时观看的。

最终只会选择100名天骄。

成为。人族的代表,甚至很有可能在未来的战争当中成为将军的。

因此这一年代的天骄比任何一个年代的含金量都要高能,在这种年代下获得第1名只能说明是真的强大。